粥粥在长白山看麒麟

沙雕一个

(十一)


---------------------------------------

刘宇宁等人没发现的是,人群中有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女生,个子高挑,目光有些惊喜的看向刘宇宁,看见他面上带着一点不耐的领着小姑娘去问能不能进基地,但是动作又细致温柔,眼中更是染上了一丝意料之中,嘴角也微微上扬

等进了基地,季炛柠直奔刘宇宁,看着高大的背影,满心欢喜的叫了一声:“刘宇宁!”

刘宇宁闻声回头,低头一看,一个短发女生一脸开心的看着自己,有点疑惑:“那个…姑娘,有事吗?”


贺瑜也探出头来一脸好奇的看着季炛柠,季炛柠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偶像,激动不已,说话有点结巴:“那个,刘…刘宇宁,我我我是你的粉丝!”

刘宇宁没想到丧尸爆发还能碰见自己的粉丝,有点受宠若惊到了这时候也毫无顾忌了,好奇的问:“你咋知道是我的,不怕认错啊”

季炛柠脸上带着羞涩,内心疯狂的呐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偶像和我说话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14个感叹号与26个“啊”都不足以说明粉丝见偶像的激动)

表面还是风平浪静的回答:“粉的久了就能认出来了”

刘宇宁震惊,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忠情的粉丝,有点喜悦,感觉找到了知音

——————

一直没过审,一气之下后面全删了……对不起!!!!!!!!!!!!!!!!!!!!!!







(六)情敌太牛逼了怎么办

很少写文,有不合常理的地方麻烦点一下!谢谢!

–-–-–-–-–-–-–-–-–-




但是许清奕面色平静,甚至一脸笑容的看着季云,但是季云丝毫没有感到温暖,甚至觉得阴冷,他不理解,为什么一个16岁的孩子会让自己感到阴冷,要知道,自己怎么着也是个峰主,对一个小屁孩恐惧,这种事要是说出来,那可太有损脸面了

墨柔将手中的物品随意扔给许清奕,看都不看他一下,就往前跨了两步,想拉上刘宇宁的手,但被刘宇宁躲过

许清奕手忙脚乱的接住物品,这才看清楚墨柔带的东西,是一条小鸟,不,准确来说,是一只盛霓幼崽

盛霓是一种极品灵兽,能力非常强大,每一只从破壳开始三月为期,如果能活下来,就将由父母基因决定它会拥有什么能力,每一种都很强

如果能驯化一只盛霓,哪怕本人能力再弱,也可以在修仙界排在中上。因此,从修仙界的开山鼻祖开始,就有无数人捕捉它们的幼崽,这导致盛霓逐渐在野外减少,甚至快要走向灭绝,所有盛霓现在可谓是千金难求

“这么大手笔,盛霓幼崽说送就送”许清奕嘴里嘀咕着“情敌咋都这么牛逼呢,我得努力了啊”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了一下手中的盛霓幼崽,恐怕还不足一个月,若好好供养,绝对能给师尊带来不小的好处

刘宇宁在不远处听见许清奕说了什么,但又没听清说什么,就没有在意,就当是年纪小,看到强者比较震惊吧

他一边躲着墨柔的咸猪手,一边奇怪这人咋就不放弃呢。




看你奶奶(五)

刘宇宁现在在做一个打算,他要闭关,既然许清奕自己就能学会那本心法,那就没他事了,先闭关个他两年再说,不然他完全不会运用这修仙世界的攻法,露馅了就完了,正好躲躲许清奕

等许清奕知道刘宇宁要闭关这个事情的时候,刘宇宁人已经在闭关了,就等两年后见了

(真是拉动进度条的好东西)

――――――

两年后~

刘宇宁出关了,出来那一刻他愣住了,此刻天是红色的,非常不合理,他担心出事,急忙往寻青峰赶

系统在这两年间莫名其妙的损坏了,被拉去维修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刘宇宁对这个系统没有感情,甚至希望赶紧拜拜,没有任务他自然开心得很

他回到自己的屋子,应该是两年里一直有人在打扫,思索了一下觉得是许清奕,毕竟除了许清奕来的那天请人打扫了许清奕的房间,其他时候这寻青峰可就只有他和许清奕

原主喜欢清净,一直以来这峰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刘宇宁来了也不好直接破坏人设,这修仙界可有夺舍一说,他不敢随便作

“我本想淡泊退出江湖,奈何却不甘枉此一生…”刘宇宁嘴里哼唱着歌,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

“师尊!”身后传来少年一声带着惊喜的呼唤,刘宇宁转过身去,看向许清奕,两年来许清奕长高太多了,16岁的少年已经长到183cm,眉眼长开了,变得更加俊美,曾经骨瘦如柴的身体,现在也更加丰满(这个词是不是不太适合)

两年未见,丝毫不影响许清奕对于刘宇宁的喜爱,他带着一丝埋怨的说:“师尊你出关了怎么不通知我一下,我好去迎接你”刘宇宁笑了笑,没说话,自己的小徒弟似乎开朗不少,但是他此刻心中所想的还是这天色为横么如此红

“清奕,这天为何是这样的红色,发生什么了?”

其实许清奕也很好奇这天是什么情况,上一世根本没有这样的时候,天色一直都说蓝的,但是这一世太多不一样的了,他也不好做解释

“您闭关两个月之后,这天色突然大变,掌门也带领其它峰主观察过,什么也没有发现,这天虽然这样了,但是丝毫不影响生活,所以也就没有人去理会了”

刘宇宁点点头,表示明白了,他看向窗外,眼中有些担忧之色,但是并未显露在许清奕面前。突然刘宇宁感应到了什么:“有人来了,走吧,去迎一下”

不看还好,一看刘宇宁就想跑,来人不是别人,就是墨柔,身后还领了俩峰主,墨柔手里还拎了个什么玩意儿,刘宇宁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啥玩意儿

“墨峰主,还有季峰主,宁峰主怎么来了”

“听说刘峰主出关,来看看罢了”墨柔脸上带着笑,看着温柔,但是刘宇宁却觉得很冷,他忘不了刚见面,这女人就干了什么,但是还有其他两人在,他也不好摆脸色

许清奕有点不爽,这女人眼睛快粘自己师尊身上了,还有旁边的季云!看你奶奶,我师尊你瞅横么!!!




(又懒得写了)


难忘的一幕(四)

刘宇宁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觉得这茶的味道似乎不太对劲,但是也没有多想,

过了许久,这宴会也终于是结束了,刘宇宁只觉身上有点热,只当是这厅里太闷

带着许清奕回去以后,竟是愈发的热了,许清奕的房间已经收拾好,所以现在屋内只有刘宇宁一人,他也毫无顾忌的瘫在床上,将外袍脱下,一只手还扇着风,想凉快一些,但是不仅没有凉快,反而更热了,

“啧,什么情况,这大秋天的热成这样,难不成这修仙界的四季与众不同?”

他记起屋后有一冷泉,是原主为了夏天泡进去凉快整的,泉水常年冰冷

步走凌乱的走到冷泉边,脱下衣服就走了进去,皮肤很快冷却下来,但是体内热浪还是一股接一股,刘宇宁神志有些不清,

他总是明白是为什么了,这要不是春药他名字倒着写:“靠,哪个小瘪三给我下药啊!原主是招了多少桃花债啊”

――――

这时,诶我们的大男主就消停不来了

许清奕发现自己的师尊不见了,就到处找,你们看到我师尊了吗,我那么大一个师尊!


他敲了敲刘宇宁那屋的门,没人开,推门进去,床上扔着刘宇宁的外袍,但是人不在,看通往屋后的门开着,许清奕一脸好奇走进去,然后看到了让他许久忘不掉的一幕――刘宇宁头发披散在,还未完全浸湿,乖顺的搭在肩上,翘臀显露无遗,皮肤白嫩,沾了水以后更是诱人,脸色微红,眼泪还有些泪光,看到他呼吸一滞,脱口而出一句:“卧槽”

刘宇宁一脸错愕,下意识将全身都都泡在水中,有些慌张的看着许清奕:“你怎么在这?!出去!”

许清奕喊了一声“对不起”就匆忙跑出去了,脚步还有些跌撞

刘宇宁耳朵有些红,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粉丝都没有看过的身子竟被一个男人看光了,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徒弟,他有点懊恼

――――

等出去之后,刘宇宁看见许清奕有点局促的站在屋内,刘宇宁狠狠瞪了他一眼之后,有点咬牙切齿的说:“不管你看到了什么,给我忘掉”许清奕连忙答应

刘宇宁为了让刚才的事情尽快过去,拿出来打算过两天咋给许清奕的修炼心法,正是上一世男主魏炎苑学习的那本,许清奕接过时,不小心碰到刘宇宁的手也急忙收回,刘宇宁也不自在的握了握拳

――――


夜晚,许清奕躺在床上,想起了白天那一幕以及刘宇宁羞红的神情,不禁发笑:“还挺可爱的”

刘宇宁坐着窗前有点茫然,他想家了,他想棚妃了,未来一片未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根本不会教人,他的专场是舞台和灶台,修仙他几乎完全不懂,他不知道将来该怎么办

思绪突然飘到白天,他一手捂着脸,一拳砸在了墙上,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许清奕了,太丢人了


第二天清晨,许清奕起的很早,他慌忙掀开被子看了看,揉了揉脸,叹了口气,换上新的裤子之后,趁刘宇宁还没起,去洗了衣服

刘宇宁有点不解,今天一天,小徒弟好像都在躲自己,但是这样也好,不然自己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许清奕了

许清奕有点不解,自己明明直的,为什么做梦会梦到自己的师尊,还是他把师尊按在床上淦的梦,他不敢看刘宇宁,他怕想起昨晚那荒唐的梦境

――――――

没想法了,男主内心进展是不是有点快了


错付了(三)

第二天一早,刘宇宁接到了一份帖子,似是掌门要庆祝一下各位都收了新徒弟专门办的,刘宇宁不禁咂舌:“这掌门也是够闲的,这事都庆祝,不过就原主这性格,肯定不去,还发过来甘横么?”刘宇宁肯定是不想去的,毕竟懒得,而且原主的性格就不能ooc,但是下一秒,

“任务已发布,请于系统界面查收”

熟悉的机械声,刘宇宁猜出来肯定没好事

“―任务如下:

请于次日如约到达 xx峰(等我想好叫啥再改吧,反正就掌门内峰) 参加庆宴,如未到,系统将自动发动惩罚”

刘宇宁愤愤不平的将任务界面关掉,手指攥的“咔咔”作响,但是迫于系统的压力,只能妥协

“许清奕!”“师尊有何吩咐?”“明天跟我参加个宴会”“好”

刘宇宁一脸惆怅,自己这小徒弟话这么少,将来难熬啊!

――――――

刘宇宁带着许清奕卡点到达宴会,进去之后已经人满为患,仅剩两个座位,正是上次摸刘宇宁那个女的旁边

刘宇宁不放心把自己倾国倾城的小徒弟放那女人旁边,就只能自己受受苦了,还未等落座,墨柔便替刘宇宁将椅子拉开,笑眯眯的撑着脑袋看刘宇宁,整的刘宇宁一时不知道咋整,最后忍着脾气坐下了,一坐下就可劲往许清奕那边贴,恨不得离墨柔八丈远

看他这样,墨柔眉角一抽,有点无奈的问:“刘峰主,至于吗,这大庭广众之下我总不能对你做什么吧?”

刘宇宁满眼警惕:“墨峰主说笑了,毕竟发生过,该躲还是要躲的”

墨柔:“……”终究是错付了!

墨柔有点宠溺的笑了笑,看的刘宇宁毛骨悚然,旁边许清奕一脸好奇,即使曾经的大魔王也有着一颗八卦的心


一场宴会总共没吃两口,但是刘宇宁已经想走了:“跟上课似的,坐这么端正干嘛啊”

――――――

很好,我已经懒得肝了









盖棉被纯聊天(二)

刘宇宁带着许清奕回到了寻青峰,名字毫无意义,就是前峰主觉得好听,就叫了这个

看着许清奕一身土,有点轻微洁癖的刘宇宁实在无从下手,最终还是让许清奕跟着就行,回去之后刘宇宁第一件事,就是让许清奕 !洗!澡!!!

“叫什么?”“许清奕”“几岁了?”“14”

刘宇宁表示:嘤嘤嘤好冷漠,问一句发一句,跟特么挤牙膏似的

“我叫刘宇宁,以后就是你师傅了,现在,去洗个澡,最东边那间房有准备好的衣服,屋后有温泉,自己去”“嗯”

又是一阵相继无言,许清奕去清洗身上了,刘宇宁回到自己的住处,原主喜爱喝酒,所以屋内一阵酒香,但是刘宇宁这一点是绝对不可能模仿的,毕竟自己一杯倒,还是不要作死了

刘宇宁躺在床上,整理着脑中的记忆,原主生活很规律,除了时不时出去除个魔,没事干买个酒,剩下都是在峰中,连各种邀请他的宴会都不去,除非是真的有要紧事,否则生活就是两点一线

“师尊,我收拾好了”门外传来许清奕的呼唤,刘宇宁起身去开门,不得不说他被惊艳到了,反派的长相是无可挑剔的,鼻子挺巧,皮肤白皙,眼睛大而清明,耳垂上有一颗痣,似一颗耳钉,两只手搅着身前的衣服

作者在原著里着重描写过主角和反派的长相,男主更刚毅,而许清奕带着一丝妖

看着许清奕柔顺的头发,没忍住将手放了上去,使劲揉了两下,许清奕愣了一下,随机脸色爆红,没错,他要营造一个单纯的人设,毕竟这样更好玩

刘宇宁看着他脸颊上的红色,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许清奕听到这声轻笑,头更低了一些,似是不好意思了,刘宇宁喜欢女孩没错,但是看着这么软萌可欺的许清奕,心底软了几分“你的屋子还没收拾好,今晚先跟我将就一下”刘宇宁纯纯大直男,并不觉得跟一个男人睡有什么不妥,许清奕也没有在意

“天色不早了,先歇息吧”刘宇宁握着许清奕的手,向里屋走去

许清奕看着抓着自己的这只手,这只骨节分明,白戏,宽大的手,一时愣神,连刘宇宁叫自己都没有听到

刘宇宁有点郁闷,自己这小徒弟咋不理人啊,呆了半天了,不理我,哼(ノ=Д=)ノ┻━┻

“许清奕?许清奕!”“啊?”刘宇宁揉揉眉心:“你听到了吗,我说,柜子里有被褥,自己拿”“噢⊙_⊙”

拿被褥的时候,许清奕忍不住想起刚刚握住自己的那只手,阿娘走后再没有人牵过自己的手,想到自己前世死后,魏炎苑一统天下,眼底一片杀意,似乎已经想好如何魏炎苑的死法了

回到床边,看到刘宇宁在整理床铺,他单膝跪在床边,俯下身子,细腰翘臀的,这要有个棚妃在,直接能扑上去,但许清奕是谁,我们滴大男主诶!他怎么可能在意这种世俗以外东东(谢谢,作者本人已经想到未来的打脸场面了)

(细腰嘿嘿嘿)

刘宇宁直起身子,看了两眼许清奕,因为营养不良而瘦小:太瘦了,得养胖点。刘宇宁睡前脑子里是这么个想法

许清奕现在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一起睡!!!!!!!!这具身体才14,正是少年火气旺的时候,就这么盖棉被纯聊天都能起反应

如若不是怕动静大吵醒刘宇宁,许清奕现在都可以杀人了,实在太没品了,对自己的新师尊起反应:“许清奕想什么呢这是你师尊!不可以,绝对不能!”

许清奕狠狠的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嘶!”疼痛让他清醒不少,看着刘宇宁精致的侧脸,许清奕有点热,不自觉的偏了偏头



――――――――

我很想加快速度,但是我好懒





违规了吗,我连简介都没有,违规了??????